特朗普和拜登通话讨论疫情措施:对话非常友好,但不意味着我同意他的建议


“虽然我们现在依靠冷藏拖车来存放尸体,但是我们现在几乎已用尽了全部的冷藏拖车。”莱文说道。

在市长和州长相继回应后,莱文在推特上发文称,他所描述的将公园变为临时墓地的方案是一项应急计划,“假使死亡率下降得足够多,那么它就没有必要了。”6日夜间,莱文发表了另一项声明,声明中,他表示纽约市政府官员已“毫不含糊地向他保证”不会在公园临时埋葬病亡者。

纽约州州长科莫指出,他目前也未曾听闻将病亡者临时埋葬在公园里的计划。

一则青岛志愿者一对一服务外籍隔离人员的视频在网上走红,两名外籍人员返回青岛的家中居家隔离,崂山区金家岭街道翻译志愿者刘燕(化名)变成了他们的代买帮手,从吃的、喝的,甚至是宠物用品,都由她来帮忙购买。“是挺忙的,尤其是到了吃饭点,我自己都顾不上吃饭,也得先把他们的饭解决了。”视频中的刘燕说道。资料图:马克龙与约翰逊合影(路透社)

白思豪的新闻秘书弗雷迪·戈德斯坦(Freddi Goldstein)则表示,若有必要临时埋葬病亡者,那么纽约市政府会将他们埋在布朗克斯的哈特岛上。

截至6日,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,其中3485人病亡。

英国首相府6日发表声明称,当天晚上,约翰逊病情恶化,在医疗小组建议下,他被转入伦敦圣托马斯医院重症监护室。首相发言人称,约翰逊已请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·拉布在“必要情况”下代理首相职责。

莱文指出,纽约市已计划了或将付诸实现的“临时埋葬”方案。他强调,纽约这座城市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,即“传统的墓葬系统已基本无法使用”。

对此,纽约市长白思豪回应称,纽约市暂时没有计划把公园变为临时墓地。白思豪指出,假使新冠肺炎病亡者人数超过纽约市太平间的最大容量的话,那么纽约市政府确实会考虑将这些无处安放的病亡者遗体临时埋葬,纽约市有能力处理此事。

患者叶林某某,男,20岁,中国籍,云南昆明人,在美国留学。3月23日由美国旧金山乘机到达日本东京,3月24日由东京转乘CA926航班抵达青岛流亭机场。海关入境检疫采样后被送至崂山区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。3月24日海关入境核酸检测和3月25日、28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4月4日晚患者自觉不适,4月5日因发热被转至青大附院崂山院区隔离治疗,当日崂山区疾控中心核酸检测阳性,4月6日青岛市疾控中心复核阳性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测结果,专家组确诊为轻型病例,现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同机抵青人员均于入境检疫后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,因患者发病时已在集中隔离点医学观察11天,故无密切接触者。